完美圖庫網(www.13544829.com)致力打造最全面的圖片集資訊網站。

完美圖庫網首頁

在山頂上 我把第一次給了嫂子

分類:娛樂八卦|時間:2017-04-18 00:00:00

大熱的天,她走得滿頭大汗的,一身薄薄的衣服緊緊的箍住她那年輕豐腴的身體,也許因為熱,她粉嫩的臉蛋紅撲撲的,真像一個熟透了的大蘋果 。

這上午還不錯,一共打到了三只斑鳩,兩只野鴿。我將斑鳩用泥裹了,到了山坡上找到一塊空地,拾了一抱干樹枝,點起了火,不一會一堆山火嗶嗶剝剝燒了起來,我向火堆中不住地加著柴,待燒出了火炭后我將殘余的還冒著煙子的樹枝撥開,將泥巴團放進了火堆中,用木炭圍了起來,我鼓起了腮幫吹了幾口氣,黑黑的木炭火紅火紅的,同時發出了嘶嘶的聲音。

我拿出了早晨帶來的冷饅頭放在火堆邊烘烤著,慢慢的饅頭烤熟了,而這時天已經接近正午了,我拿起烤好的饅頭美滋滋的啃了幾口,開始刨出埋進去的泥團,晤,它們被火燒得裂開了口,我拿起一只剝去了上邊的泥殼,等到泥殼剝凈,那只鳥兒身上的毛已經一毛不剩,袒露出了白生生的肉,上邊還有一些油呢,這對我們這些放牛娃 來講可是美味呀。

我掏出了隨身帶來的佐料包,里邊裝了些鹽巴,辣子面,山里出的野花椒 ,然后從手中的鳥身上撕下一條肉來,在佐料包里蘸一下就丟進嘴巴大嚼起來,鳥肉吃起來又鮮又嫩,不一會便滿嘴噴香;可這鳥兒一般只是胸脯,大腿上有點肉,沒用幾口就只剩下一架光骨頭了。

我又吃完余下的另一個饅頭后正準備吃另一只烤熟的斑鳩時,突然聽到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,還嚇了我一跳:“嘻,一個人躲著吃什么呢­”隨著話音一個女人從樹棵中鉆了出來。這不是老寶的媳婦翠蓮么。真是冤家路窄,我的東西又要被她瓜分了。我在心里嘀咕著。

我見是熟人,便打了個招呼:“嫂子,你來了呀­”她笑著說:“是呢,吃中飯沒有個伴吃不香;我來看看你們這幾個小鬼在那點,找了半天才見著你,算了,不找了。”她邊說邊走了過來,豐滿的胸脯隨著她的腳步上下顫動,極富彈性的跳動著;我看了一眼,就覺得滿臉熱烘烘的,急忙低下了頭,我訕訕的問道:“吃飯了沒有­”她說:“啃了個包谷粑 。”又掃了我吃剩的骨頭一眼后她接著說:“還是你的福氣好,天天有肉吃。”我笑了:“喏,這點還有一只,你給吃­”她驚喜的說:“是嗎­真是太好了。”說著,她一屁股坐了下來。

我檢起了剩下的泥蛋,剝去了泥皮遞給了她,她毫不客氣的接了過去,撕下肉就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,我看著她貪婪的樣子,只想笑。

她將最后一條肉絲塞進嘴巴,仔細的嚼了嚼后香甜的咽了下去后,意猶未盡 的嘬了嘬嘴:“真香!”我忍著笑說:“你明天還來,我再給你弄好吃的。”她順口說:“是嗎­”

這時,不知何故,她衣服領口上的扣子脫開了兩三個,露出了她白生生的脖頸,再往下一點是她白凈的胸脯,胸脯上的肉鼓鼓的,中間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溝,溝一直往下延伸,再往下就被衣服遮掩著,只有鼓鼓的兩座肉峰兒被衣服緊繃著高高的聳起。

單薄的衣服勾勒出兩弧美妙的曲線來。我覺得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么好看的景致,簡直就是天下一絕。我看呆了。看著看著,我的小弟弟不知不覺的硬了起來,我想讓他軟下去,誰知不想還好,一想可就不得了,他是越來越硬,越來越大,最后害得我不得不弓起了腰桿,生怕漏餡。

可是越怕的事越要來,正當我在極力的抵抗小弟弟的無法無天無限膨脹時,翠蓮喊了我一聲我卻沒有注意到,她看我的眼神不對了,才發覺我的眼睛一直在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胸脯看,不竟好笑起來,一邊笑一邊說:“你看什么­你看什么­”我這時可真 是無地自容,只有害羞的低下了頭。

她吃吃的一笑說:“哦,我曉得了,你是中午飯沒有吃飽,看上了嫂子的這兩個大饅頭,給你一個吃吃要不要­”一邊說一邊爽朗的大笑。我抬眼看她的眼睛,滿是笑意,正不知怎么回答,她又吃吃的笑了一聲說:“喲,看不出你已經是一個男子漢了,我看看你雄起了沒有­”說著就一把向我的褲檔抓來,我是在劫難逃,硬邦邦的小弟弟她抓了個正著;這下輪到她吃驚了:“喲,看不出你小小年紀,倒有一件這么大的家私 !”而我的小弟弟她的手一捏,更是硬脹得又粗又長,硬生生的翹了起來。

我不知從那里涌出的一股勇氣,伸出兩手一下子將她抱住,她沒有動彈,只顧抓住我的小弟弟不停的捏弄著。這下可要了我的命,沒有幾下我覺得不好了,有一股尿意涌了上來,小弟弟里好像有什么東西要噴出來一樣,慌忙的推開了她,喘著粗氣坐到了一邊,她樂得大笑了起來,笑聲停了過后,她站了起來,說:

“我走了,明天再來吃你。”說完又是一通大笑,而后扭著圓圓的屁股走了。她走后,我找了一塊有著濃濃樹蔭的松毛地躺了下來,此時日頭正烈,火辣辣 的太陽曬得大地熱騰騰的,我躺在厚厚的松毛上,聽著山風把樹枝吹得呼呼作響。這時正是睡午覺的好時光,老牛們這時也將草啃得差不多,一條條的躺在地上瞇著眼打瞌睡;別天這時候我早睡著了,可今天不知為何我總是沒有半點睡意,一個人在呆呆的想心事。

另一天的清晨,我又上山放牛。看著牛兒們歡快的自己去尋草吃,我又去打鳥。這天的運氣也不錯,才過小半午就打著了兩只斑鳩,三只野鴿。正忙著糊泥巴呢,翠蓮嫂就來到了跟前,不用說,我是早就盼她趕緊來。

今天她穿了一件碎花布的襯衣 ,下邊是一條黃褲子。衣服可能小吧,緊緊的繃在身上,纖毫畢現的勾勒出了她高高的胸脯和圓溜溜了屁股。人才一走近她就迫不及待的問:“今天請嫂子吃什么­”

我掃了她一眼,有幾分不好意思的說:“喏,在那點,還沒有烤呢。”她嘻嘻笑著說:“我幫你!”一邊說一邊去找干樹枝,回來的時候手里還拿著一些茅草做引火物。

我不敢怠慢,趕快的將打到鳥兒全部糊上了泥。這時,一股清煙冉冉上升,翠蓮嫂子已經把火生著了,再看翠蓮忙得滿頭大汗的,我拿著糊好了的泥團過去,看見她紅潤的臉蛋上涂了幾道黑道。看了直好笑,她見我笑就問:“笑什么­”

我指了指她的臉,笑著說:“你就像是一只花貓!”她也笑了,抬起手臂胡亂的擦了幾下;不擦還好,一擦更不得了,整塊臉全部都花了。我更是笑破了肚皮。

她將臉湊了過來,說:“幫嫂子擦干凈。”

這時天已近正午了,我們忙著烘烤各自帶去的食物。我帶的是包谷粑,而她的還是四個雞蛋。

一切就緒,我們開始了豐盛而簡單的午餐。我啃了個粑粑,又吃了一只烤熟的斑鳩,翠蓮嫂遞了個雞蛋給我,在接她的雞蛋時我的手無意之中碰到了她的手,一股熱浪猶如電流一般的從她的手上傳到了我的手上,我覺得全身麻酥酥的,心里癢了半天。

飯吃完了,翠蓮嫂見天氣那么的熱,轉頭對我說:“哎,把你的衣服脫下來我幫你洗洗。” 我說:“不了,等我媽洗就行。”她嬌嗔的說道:“快點脫,扭扭捏捏的像個小姑娘!”說著動手就來脫。我慌忙脫了下來。

我正在草地上躺得舒服,翠蓮嫂洗完了東西從箐溝里走了出來,她的外衣同我的衣服濕淋淋的搭在她的手上,她身上僅穿了一件襯衫,胸前豐滿的乳峰正隨著她走路的節奏一聳一聳的顫動著;透過單薄的襯衫,可以清晰的看出她的乳房上深色的乳暈,乳暈中是圓圓的奶頭。面對這樣年輕的女性,我不竟發起呆來。

翠蓮嫂晾曬完手中的衣物后坐到了我的身邊,她見我一直往她的身上瞟,哧哧的笑了起來,邊笑邊說:“是不是還沒有吃飽,想嫂子的兩個饅頭了。好吧,今天嫂子就讓你吃個飽。”說著,她滿不在乎的脫下了身上的那件薄薄的汗衫,汗衫是短袖的。當她脫衣服時手一伸,我見到了她胳肢窩里黑黑的毛毛;此時的她上半身裸露,雪白豐滿的乳峰暴露在陽光底下,白花花的看上去更加耀眼生輝,那峰頂高高的凸起了一個圓圓的黑點,旁邊是一圈深色的圓環。

翠蓮嫂見我依舊遲疑,笑著邀請道:“男子漢,上!”我熱血一下涌了上了心頭,早就按捺不住了,小弟弟也在嘣嘣跳著,并且硬了起來。這時她的一聲令下,我就像一只出山的猛虎一般的向她撲去,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肩背,下巴抵在她的頭發上摩娑,從她的頭上,我聞到了一股甜絲絲的香味。

她吃吃笑著,將我的手按在了她高聳的乳房上,立時一股溫軟的感覺從我的指尖一下子傳了過來,我無師自通的揉摸了起來,我的手心感到有一個像茶壺蓋頂端的東西硬硬的頂住,翠蓮喘息道:“喲,你還真有勁呢。”邊說邊軟軟的躺了下去,睡在草地上,微微的瞇縫著眼睛。

草草的收拾后,我覺得我的肚子在咕咕亂叫,翠蓮也說她的肚子也有點餓了,我們找到一點剩下的東西嚼了起來,東西太少還不夠兩人分的。我看她一邊吃著東西,腮幫一動一動的,兩只豐滿的乳房在她的衣服下不停的晃蕩搖擺出美妙的曲線,我的心里又開始癢癢的,伸手摸了摸,翠蓮吃吃的笑了,打了我一下說:“小饞貓,又不老實了!”我嘻嘻一笑訕訕的抽回了我的手。

這天回到家中,我像散了架似的渾身沒有半點力氣,懶懶的只洗了把臉就上床躺著,帶回家的松鼠被媽媽拿去黃燜了端上飯桌,小妹最喜歡的是我們吃剩下的一只斑鳩。不過我答應她等她放假后帶她上山去現打現烤,她高興得大喊大叫。

晚上我躺在床上,雖然渾身疲乏,但總也睡不著,白天的一幕不時在我的眼前閃現,太精彩了,這是我這一生中經歷過的最最難忘的一幕,是我生命的一個亮點,也是我人生的一大進步。思起想后中我不竟朦朧睡去。

河南泳坛夺金481app